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天地沉浮地狱篇】(序章)作者:颓废的豆浆
【天地沉浮地狱篇】(序章)作者:颓废的豆浆
字数:6000


序章  终结之日

  晚上八点多了,天色渐渐擦黑,市公安局大厅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还是清晰的高高悬在楼顶,下班的下班回家的回家,只留下少许执勤人员,局长办公室的灯光却还是亮着,平日里一脸威严的局长,接这听电话的时候却唯唯诺诺的。
  「真的只有这样吗?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获知真相的局长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自打三普市医院接收6 号实验体开始,一切就已经决定好了。6 号实验体的病毒已经通过医生护士以及其他病人传染开了。潜伏期只有24小时,明天一早的时候三普市就会成为丧尸之城。」电话另一端声音是个打着官腔的中年男子,语调十分平静。

  「可是三普市这么大的城市,国家不会随便就舍弃它,一定有别的措施吧。
  那可是上千万人的生命!」局长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说话差点语无伦次。
  「不然怎么样,你也可以做英雄,留下来拯救三普市,市委书记已经在两小时前离开了,童局长,党还是需要你的,要不你不会有知情权。」还是那平静的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

  「我舍不得这里,这个办公桌,我在这工作了20年,我对三普市是有很深的感情的。」

  「这是您最后的态度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再给我一些思考的时间。」面对突然威慑性的反问,局长顿时慌了。

  「童局长,离开这并不会失去一切,我说过党需要你,天方市的公安局长一直空缺着,我想它在等一个英明的领导。」

  「我可不可以多带上几个人?」

  「可别让我太为难了,一旦暴露出去什么风声您就只有留下陪着三普市,牵扯的人越少越好,好吧,我只能给您两小时,超时的话你就别想走了。」自始至终这个声音都缺少一些人情味。

  一小时后,公安大厅里急急忙忙的冲进来一个人,身着警服,直奔局长办公室而来。却被执勤人员拦住了:「对不起,局长正在接见重要客人。您有什么事请明天再来。」「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我是谁,我是稽查大队的冯炳南,重大黑恶势力犯罪团伙拖鞋成员已全部抓捕归案,全部押解到我市。这可是国务院亲批的特级逮捕令。这件事必须第一时间汇报局长,并请他签字。」「但是局长说了,其他人谁都不见。」「听着,小子,我刚做警察的时候,漫说是你,连局长都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呢,连这座办公大楼都是我看着它盖起来的,别惹毛了我!」
  「好吧,我什么都没看到,但只要别人问起我就说是你硬闯进去的。」
  越过执勤人员,一路往里,刚要进到局长办公室,房门虚掩着,隐约听到局长正在跟另一个人通电话,「就到这里了,只不过一个城市而已,为了党的利益没什么不能失去的。」冯队长只听到电话中这一句话,局长与那人通话的语气一直很谦卑,撂下电话后整个人很颓废的样子。这时连扣三声门,局长办公室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不过他不会想到门没有关严。

  「进。」面对风尘仆仆的老稽查队长,面对这个资历阅历远胜自己的人,局长还真不敢摆什么架子,「是老冯啊,什么时候回来的?」「,先不说这个,这是犯罪团伙拖鞋的全部罪证,现已全部抓捕到案,这里需要您的签字和盖章。」
  「好的,放下吧,一路捉拿凶犯也累了吧,回去好好休息,剩下的我处理。」
  「有些细节我必须当面跟你交代清楚。」

  「我的老队长,我也累了,明天再处理,请回吧!」局长说这句话时态度肯定而坚决,表面恭敬其实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也许你该吃几片阿司匹林了,东西放在这,我走!」冯队长带着一股怨气离开了办公室,当初接手这个案子时,局长千叮万嘱回来后一定要交代完整的细节,这样局长向国务院邀功时候添油加醋不至于太水,并且这个案子时重中之重,这种事情按理说他应该会第一时间表奏中央国务院。今天局长看起来很反常,或许和电话中那句话有关,冯队猜测那是上级打来的,「只不过一个城市而已,为了党的利益没什么不能失去的。」什么意思呢?

  回家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望着房梁,冯炳南越想越蹊跷,肯定发生了什么,而且跟那句话有关系,披上警服又冲冲直奔警局,赶到警局的路上看到了一架军用直升飞机降落在警局大厅的楼顶,这他妈的这么回事,冲进局长办公室再没人阻拦,敲了几下无人,狠狠发力一脚踹坏了门锁,一切看起来都没什么变化,办公桌还被收拾的整整齐齐,唯独少了一件东西,局长全家福的相框,平时一直都放在桌子上的。对了,楼顶,大步流星疾驰到楼顶,只见局长携妻儿拎着好几个行李箱正准备登上那架直升机。「收拾的这么全简直是搬家,你这是去哪?局长你不做了吗?」

  「你竟然追来了?老冯,你最好什么都别问,我也是有苦衷的。」

  「你和那个人的电话我听到了,全市的人要怎么办?」

  「什么!你竟然都知道了,那你应该明白三普市已经完了,明天一早全市还有几个是人类?」

  「说清楚!」一瞬间冯炳南掏出了手枪抵在局长的下巴上。

  「你!你不知情,你诈我?」

  「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冯炳南打开了保险,子弹已上膛了。

  局长立刻判断出他是玩真的,「好了,别冲动!,我说,全市大部分人都已经染上了一种传染性很强的病毒,一旦病毒激活宿体就会变成丧尸一般没有思想只吃啃食生灵的怪物。病毒的潜伏期不会超过24小时,明早就是大部分病毒激活的时间,激活的丧尸会感染其他人,最终三普市成为一座死城。」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那你更不应该离开,你是警察局长,理应保护人民的,如果救了三普市,你可就是英雄了。」

  「别犯傻了,连自己的生命都保障不了还谈什么英雄,我只想活着!」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大家呢?」

  「告诉市民是发生丧尸病毒,你认为没爆发前有人会相信吗?就算全相信了那势必造成整个城市的混乱,那时候谁又能指挥谁,谁还听我的,我还能这么安逸的坐飞机离开?」

  「你这家伙!你这样的人竟然能当警察局长!」冯炳南按耐不住就要扣动扳机。

  「你要杀我?现在杀死我又有什么意义,你看我的妻子不能没有丈夫,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他们都不能没有我,求你让我们这个家庭完整吧,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明天中午中央的救援会到,结束这一切。」

  「懦夫!但愿你不会在别的地方继续当领导,简直是人民的悲哀。」冯炳南揪住他的衣领一把把他扔到了地上,在没有一丝对局长的尊敬。

  临离开的时候局长还说看在老同事的份上邀请一起坐飞机逃离,冯炳南是土生土长的三普市人,自己的一生点点滴滴都在这里,他爱三普市,更爱三普市的人。自己现在也确实被那个令人憎恨的局长说中了,集结警力救助人民,现在是深夜,自己无权无威信,连队里的几个下属都不一定调动得了。让报社等媒体去发布这个消息,多半会被认为精神病,丧尸病毒在现实中就从没发生过,人民通常都会在影视作品中看到这些,从没有人想过它会真的发生。

  明明提前知道了却无法阻止,也却如那个局长所说,人们真要相信了反倒会提前造成空前的恐慌,到时候再想调集人力实施救援就会难上加难了。现在只能去想丧尸爆发时如何应对的方法,去做的话只有在发生之后才能有效。冯队长窝在家里正在看大量的关于丧尸的电影,期待着里边有什么真正可行的方法,没有先例只能从这些电影中摸索,除去了一些猪角光环较重的情节冯队长决定召集自己的队员,每个人都语重心长的交代,这是一个极危险极重要的任务,没有告知他们内容,他们也相信老队长是不会无故集合他们,说是重要的任务就一定是,首先他们就开始搜罗能找到的武器枪支,丧尸?自己是从局长那里逼问出的,否则自己要是听别人说也不大会相信这种事。

  与此同时三普市的各大主干道已经由部队全部戒严了,理由是罪恶团伙拖鞋在三普市脱离警方控制,欲外逃,每个道口都是荷枪实弹的大兵,任何司机过去都只能掉头,不管你是什么身份,跟他们只能跟枪口商量。

  三普市是矿业发展起来的大都市,周边没有什么下辖区县,不只主干道,大量的军队已经在市民们毫不知情的时候团团包围了城市,他们接到的命令是不放走任何人离开。

  夜渐深了,一般的熬夜党也禁不住困意趴向了枕头,除了那些因抱怨折返的司机,三普市的人们都处在一片祥和的睡梦中,没有会想到这是他们最后的宁静。
  队员们都精神奕奕,如临大敌,他们虽不会不闻不问的去执行命令,在老队长没有解释任何原因的时候,依靠着以往的信任,隐隐感觉会有一个需要付出生命的重要任务等着自己,他们还接到老队长奇怪的命令,把家人都连夜接到了警局,老队长还亲自问候每个人的身体状况,其实老队长在调查有没有人出现嗜血倾向。

  不管是期待还是厌恶,黎明总会到来,太阳的第一束光照进三普市里,不少早起的人已经开始出来溜达。街角躺着一个衣着破烂的醉鬼,手里还拎着一瓶二锅头,一动不动的在那里,可能是冻死了也可能是酒精中毒死了,有些好奇的市民走进观瞧,醉鬼踉踉跄跄的起来了,睁着猩红的眼睛扑到最近的一个胖子身上咬去。胖子不像一般死宅一样弱鸡,脖子被发疯了似的醉鬼咬了两口,一把大力推开他,撞到墙上,滑倒在地,脖子松拉着,明显是颈椎断了。

  「我不是有意杀人的!」

  「别紧张,福胖子,我们都看到了,这只是意外,我们会为你作证。」
  「那我先谢谢了。」

  「等等!喂!怎么可能!他又爬起来了,怪物啊!」

  实在不好意思,夜里就把大家集合来,感谢各位能相信我,现在准备工作差不多了,看起来你们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任务,有了一定觉悟,现在我就把我知道的真相告诉你们……

  疯狂的人越来越多,清晨三普市就一片混乱了,「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
  今早三普市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看我身后,好多人都疯了一样,不断撕咬周围能看到的人,甚至和他最亲近的人,他们眼睛猩红,完全失去了人类的理智,此事已经第一时间联系了市政,但是一切都瘫痪了,市里的领导级人物一个都找不到,他们就像预先知道了会发生什么一样,集体失踪了。这!这简直就是电影中丧尸爆发的场景,谁来救救我们呢!啊!不要咬我,摄像大哥救我!「镜头摔在了地上,报道中断了。

  「冯队,我们该怎么办?」

  「报道你们也看了,大家看这里。」冯炳南拿出了一张之前圈圈点点的地图,「这里是咱们警局,正好地处偏僻,以警局为中心这里定位A 区,这三家工厂现在还没开工,周围也没有什么住宅区,1 队带好装备,一会封锁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只要有人逃过来都放过去,那些已经发生变异的人,我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救,现在只有第一时间射杀他们,防止更多的人感染。2 队清理一下A 区内所有变异的人,不能让我们接纳更多人时候再出意外。3 队随我到市政大厅去,我要向全市广播,寻求更多的有生力量。」

  出城的各大主路口,大车小车哄挤在一起,谁也不让一点路,面对军队的枪口他们也敢闯一闯了。

  「你们没看到吗?城里发生了什么!一些人变成怪物开始吃人了,这是丧尸病毒啊!快放我们出去!我可不想死在这里。」一位轿车司机对着军队咆哮着。
  突然一辆高级跑车想钻空子突过去,瞬间就被打成了筛子,直接烧了起来,里边的人都没发出哀嚎,看来是直接被子弹射死了。其他跃跃欲试的司机都捏了把汗,「你们这是杀人!射杀无辜的人,你们还算人民子弟兵吗?竟然对着市民开枪!」

  接下来就是不断的各种声讨。

  押后的一辆装甲车上,几名士兵通过屏幕观看着一切,「连长!他们说的对!
  我们不能这样,放她们过去吧。「

  「刚接到封锁城市这个任务的时候我就预感到会不寻常,这是上级的死命令,不准任何人离开!」

  「可是!我们是为人民的军人啊!怎么能这样!」

  「我当然知道!咱们也收看了刚才三普市的报道了,放他们离开?你知道他们当中谁携带了病毒?我们的仁慈就会造就更多的人间地狱。你说的没错,我们是人民的军人,我有丰富的战斗经验,我现在领一队士兵进去做我们能做的事,张排长,你继续封锁。」

  「连长!一个小队的士兵进去能做什么?面对无尽的丧尸那是必死啊!」
  「你和我的使命同样重要,我们都是为了人民,有时活着比牺牲更痛苦,不要让任何人过去,一切靠你了!」整个三普市在清晨到来后都混乱一片,哭喊声、求救声、抱怨声哪哪都是,平时好在公路碰瓷的李奶奶一提气一猫腰,健步如飞,连跨7 个隔离带,两个转弯道口,百十多米也就10秒而已。交通事故一连接一连,
四辆汽车同时对着李奶奶撞过来,一闪一避一缩身,连躲三辆,最后一辆高速跑车避无可避,趴下也会被挂到,只见李老太眼中精芒一冒,横叉双腿高高跃起,她跳过去了!

  地铁站口常年拄着双拐乞讨的刘老头,周身已无正常人,都是狂暴的丧尸,只见老者左腿曲右腿弓,双拐一振轰隆隆做响,左臂蜷倾右臂平身,多年的成名绝技夜战八方降龙拐,多少装瘸装瞎装哑巴的同行都是被这套拐法打的到别处乞讨,三普市地铁口从此乞讨者只此一人。刘老头左右腾挪,气运丹田脚尖一点地,嚓,跃起一丈多高,如壁虎度水一般,脚尖轻触一个个丧尸的头颅,纵身一跃就是六七米,戳戳戳已过数百米,但凡有靠近扑杀的丧尸,皆被老者凌空一指,气劲从拐中喷薄而出,一拐一个,阻路者通通成为拐下亡魂。就这样没一会他逃出来了。

  当然这只是隐藏在人间高手的个例,一般市民都人人自危,无头苍蝇式的乱逃,有甚者直接崩溃。难得出现几个尚有秩序的地方,警局所在A 区就是其一,越来越多的市民知道了这里,大量的涌入过来,里边不乏被丧尸抓伤咬伤的。冯队长说过病毒有24小时的潜伏期,警员们没有拦截他们,至少他们现在还是人类,他们有权度过最后的人类时光,隔离处理掉那都是后话。

  一名警员给正前往市政大厅的冯队长打去一通电话,「冯队,随着市民的大量涌入,吸引过来的丧尸也更多了,我们要抵挡不住了。」

  「曾克明那伙人也会使用枪械的,抓捕他们可是出动了百十来武警的,给他们枪支,讲明白现在的处境,让他们加入防守中。」

  「冯队,拖鞋团伙都是亡命徒,人数众多,现在放了如果给他们逃掉了后果不堪设想,以后会给人民带来更大的灾难。」

  「以后?三普市还想有以后的话,就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类力量,照我说的去做,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通话完毕,那一边冯队长也来到了市政大厅,今天这么特殊的日子,该上班的都没有来,零星的几个人也都是躲在狭小空间处不敢出来,这里如果还能正常运作的话,能组织起有效的指挥和救援的话,也许三普市现在的情况会好得多。
  对面就是广播局,不容多想,冯队接管了市政广播,对刚才角落里提出来瑟瑟发抖的工作人员说道:「所有频道广播我接下来要说的话,马上。」

  整个三普市大小街道的大喇叭,广场大屏幕,电视机,收音机都同时出现了一个声音:三普市的市民们,我是本市警察局的冯炳南,现在由我暂代市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市内还在的公职人员请过来集合起来,你们是人民选举出来的,现在人民有难了,三普市需要我们大家来拯救。各位都不要过度惊慌,之前逃走了一些官员,大家肯定对政府失去了信心,但那只是他们不耻的个人行为。党和国家并没有抛弃我们,我们只要坚持到中午,国家的救援就会到来。请听到广播的人们都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尽量帮助身边的人,大家到这几个地方集合,这里有我们的人民警察,我们会先组织起有力的抵抗和救援,等到国家的救援一到那就是我们的希望。

  不得不说这一番演说还是收到了实际的效果,三普市各街道地区或多或少的都恢复了一些秩序,更有一些公职人员前来投身到冯书记的领导下救助市民,虽然惨剧依然在继续,至少活着的人有了盼头,犯罪团伙拖鞋的成员都是些血腥的家伙,反倒是消灭了好多的丧尸,由于他们也穿着警员的装备,赢来了众多市民的赞同,说这才是我市的人民警察!这才是英雄!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照着好的方向发展,时间一点一点的经过,尽管艰难却没人放弃。临近中午了,天尽头出现了一架大型飞机,远远的就传来了喷气式的轰鸣声。天天胡作小学几个小学生早早来到了学校,在一位裙子上一片湿痕与尿骚味的女教师带领下一起躲在办公室的写字台底下,「老师,你听,飞机的声音。」
  「王霸高同学(本书主角),别出去啊,外边都是吃人的怪物!别管什么飞机,快躲回来。」

  「我才不要,我才不要闻到老师尿裤子的味道。」

  三普市安全警戒区好多人都探出了头,大家都听到了飞机的声音,时间也差不多吻合,政府的救援来了!「我们在这!接我们走吧!」有个市民脱掉背心使劲挥舞着。

  「你别大喊大叫的,飞机上听不到的,你这么小的目标也看不到,只来了一架吗?我猜应该是喷洒解药吧,说不定那些人还能变回来呢。」另一个市民也高兴的胡乱猜测着。

  而在城市边缘负责封锁的张排长,一直扛着逃难市民的诅咒痛骂,甚至暴力冲突。当他看到飞机的时候心都凉了,咯噔一下坐在了地上。身边的一名士兵即可询问道:「排长!怎么了!」

  「原来连我们都是弃子!这也确实是最安全有效的方法!毕竟很难说谁会被感染。呵呵!呵呵!我的烟呢?」

  「排长!你怎么了!排长」

  「天上那架飞机的名字叫做轰44,我在陆军学院学过,轰44只有一个用途,那就是……」

  「那就是什么?」

  「投放超级氢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