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半人半屍的吸精鬼妈妈(番外篇)】(03)【作者:asura10000】
【半人半屍的吸精鬼妈妈(番外篇)】(03)【作者:asura10000】
字数:91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今天是我与妈妈结婚3市周年妈妈在别墅内身上只有俗称BODYTAPEPROJECT的纹身而且每天转换款式及一双银色的短靴、黑色的涩布,一对长至下颚的大龙鬚浏海,其中两缕遮盖耳朵长至胸前高耸的乳房之上,其他的顺从的披在妈妈身后相比女王装BODYTAPEPROJECT更加混合高贵与妖艳两种气质脸上进行永久化妆银底粉红色的咀唇、深银底粉蓝色的眼线令人想到埃及艳后 .

  我最喜欢妈妈背贴着墙壁我用手扳正妈妈的身体用舌头挑弄着妈妈的大乳头,左右轮流,很快,受到了刺激的乳房变得坚挺了起来,乳头也翘了起来。

  吸吮妈妈的乳汁妈妈侧脸贴着墙壁,发出了轻轻的哼哼声「啊……啊……啊」。
  把阳具插进了妈妈的身体的时候,妈妈贴着墙,用指甲在我头上用力抓着,几百次抽出顶入,妈妈的俩腿开始颤抖,她似乎有些站不住了。抬起妈妈的大腿妈妈用手勾住我的脖子,头向后仰着,长长的头发披散在光滑的背上。

  我站立着,用强壮的胳膊托住妈妈充满弹性的臀部,妈妈用两条腿紧紧地夹住我的腰部,粗大的阳具粗暴地分开两瓣柔软的阴唇,深深地插入妈妈的体内,有如鸡蛋大小的龟头有节奏地撞击着子宫. 妈妈扭动着腰,紧闭着眼,身体也前倾地贴住我的身体,一下一下地向上挺着,就好象她在顺着一架梯子往上爬。
  「啊……啊……啊………儿子!,我,妈妈永远是你的女人。」妈妈有如梦呓一般地呢喃道。

  我一边用结实的胸膛撞击着妈妈的乳房,乳房被挤压着又被释放,有如橄榄核一般的,泛着紫红色光泽的两颗又大又长的奶头翘起,随着乳房的上下跳动而摆动着。

  我用力揉捏着妈妈的臀部,奶油般光滑的皮肤上马上现出了红色的手印,还泛着晶莹的汗珠。他粗大的阳具末端在柔软的细毛丛中抽插,很快就沾满了蜜汁,而变得富有光泽,这醇香的蜜汁流淌着,在我的铁棒一样的阳具撞击下汁水四溅. 「我……,安吉拉奇奥,永远,永远……啊……,永远是胡安大人的女…奴隶!」
妈妈更加努力地迎合我,如同游泳一般把自己的侗体压在我的身体上。

  (这久违的快感!)

  妈妈在心里念叨着。

  马上,她的脑子就转不过来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的强烈的甜美的感觉,令妈妈克制不住的尖叫起来。

  接近临界的感觉越来越无法克制,在花瓣产生强烈的收缩感的同时,有如炸弹在体内爆炸,全身的血液都兴奋地沸腾着,从腹部到臀部的肌肉都开始停不住的抽搐,蜜洞内的抽搐,也让张魁的兴奋感更加强烈,越发用力的抽插着。
  他全身肌肉绷紧,闷哼着用更大的力量冲刺,然后猛然释放压抑着的能量,滚烫的精液喷涌而出,和妈妈阴道里的蜜液互相冲击着,互相交融,肉棒间歇性的收缩,恢复,每一下都让妈妈的感观在颠峰上盘旋,她兴奋得哭了出来。
  两人过了许久才趋於平静. 我缓缓将妈妈放下,妈妈的脸上泛着满足的红光,眼睛微微闭着。长长的眉毛在泪光中抖动着。分明是一个刚刚在情人的怀抱中得到肉欲和精神双重满足的可爱女人

  庆祝会翼日突然妈妈失踪了,靠探子回报妈妈被囚禁在吸精鬼猎人俱乐部这令我想起3年前我与妈妈结婚的初夜发生的事情,那次绑架令妈妈意外成为不死系世界的女皇。

  正当准备母子性交时,忽然听到子弹射穿玻璃的声音,一辆运送男宠的汽车和运送少女的汽车发生炸弹爆炸。从航拍机的画面看到有几个穿夜行衣的杀手,飞快沖下山坡进入了别墅的内墙,在山顶以及半山腰上,都分佈着观察哨和狙击手幸好没有杀伤力强大的重型狙击枪。 .

  我穿上护具,妈妈仍然穿着在定制白色婚纱只是叫我为她裆部贴上银色涩布。妈妈解释这套除了是婚纱,亦是一套护甲涩布其实是护阴来我们母子联手抗敌
  我手中的格洛克17平举射击,两颗子弹有一颗打中了前面那个的脑袋,另一颗则打中了后面那傢夥的肩膀。前面那个的褐色头发飘扬起来,脑后喷出了血花,就在他倒下去的一瞬间,我看见了在他的后面,另一个人还要后面200米的地方,露出来的长长的狙击枪管。

  「砰」的一声,子弹擦中了我的右肩膀,强大的冲击力把我推到了墙脚,格洛克17也掉到了一边。也是这一下,让我避开了MP5SD3的扫射。

  子弹突突的打在墙壁上,但是很快,他就停止了射击。格洛克17已经暴露在他的视野中了,他放慢了脚步,贴着墙朝我的方向挪动着。他不确定我是否还有别的武器。

  一发精确的射击打在了格洛克17的枪身上,枪跳了起来,飞到了离我更远的地方。

  「你们把武器丢出来,要不我就扔手榴弹了。」有人用极为标准的英语说道,「别拖时间,没有人会来的。」

  我想到了死。腰带的后面有一把匕首,。我把他从狙击区拖到了掩护体后面,一颗子弹射穿了我的左侧腹,身上的伤口阵阵作痛,不过血已经基本止住了,我撕烂了这个倒楣鬼放在汽车里的几条毛巾。把伤口做了简单的包紮,但是背上的伤口似乎比较严重。因为我能感觉到弹片紮进了肉里很深的地方。

  由於失血,体温开始下降,体力也开始急速的流失。妈妈给我打了一针,身上的伤口不那么痛了,浓浓的睡意袭来,我睡着前,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小手在用毛巾擦去我脸上的血汙,然后用纱布包裹着的伤口,待杀手消灭后用圣手医治我。
  妈妈与我正在丛林中摸索着前进着。我们各自背着一个深绿色的防水背囊,丛林的湿热让妈妈早已汗流浃背。

  这帮畜生。妈妈低声诅咒着。

  妈妈小心翼翼地用不知哪来的钓鱼线绑上手榴弹的安全环,两个手榴弹被布条绑在一起,放在草丛里,上面盖了土,还插上了树叶,妈妈把另一头拉到了对面的树上,很快,一道机关就设好了。妈妈放松的坐在地上,擦了擦汗,妈妈又警惕地站了起来,一手拔出手枪,一手拿着地图. 我们听见了汽车的声音。
  妈妈看到汽车远去,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对照指南针研究了一下地图.「从这,往南,有一条公路!」

  「马上就可以得救了。」妈妈满怀激动地设想着,「想办法搞点钱回秘鲁。林虎那傢夥不知道怎么样了,可能死了,可能还活着,不过没关系了。

  此时妈妈又觉得有一股暖流从小腹升起,我又要向妈妈注射精华了,「如何呢?不如……」妈妈咬咬牙,下了决心。「我的身体,是没人能抗拒的!」
  妈妈朝着正南的方向前进,一路上我们不停地挥动着大砍刀,整整一个小时,我们前进了还不到一百米,而体力几乎已经耗尽了。

  「不如休息一会吧。」妈妈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把背囊放在身边,喝了点水,很快,她进入了沈沈的梦乡.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妈妈被口渴的感觉从梦乡中带回了现实世界,手臂和脖子,还有衣服不能遮盖的地方,都被蚊虫叮咬而起了红色的疙瘩,有的地方甚至肿了起来。

  「该死的!」妈妈用唾沫擦着手上以及脖子上的肿块,想不到新婚之夜遇上杀手

  我们走到一栋破旧的屋子,到了街上。所谓的街,不过是一条两边堆着破烂的小路。这个区曾经是工业区,如今只剩下长满野草的厂区和墙上小流氓的涂鸦.

  我们飞快的闪身沖进一栋小楼的入口处,呼啸而过的子弹打在地面上,就是我刚才站着的地方。从高度上判断,是沖着我的头部来的。

  妈妈现在要为你治疗,妈妈没有脱下婚纱只是脱掉涩布,开档设计的连体情趣连体丝袜将妈妈粉嫩紧致的蜜穴呈现在了我眼前!妈妈开始自慰 「张咀……!要是敢漏一滴到地上,那就踢爆你的一颗蛋蛋……!」妈妈竟然是要在新婚之夜直接将自己的圣水流入我的咀里?一脸兴奋神色的我等待这一天应该等了很久了,跪直了身体,努力的张大咀期待着。「嗯……!!」

  稍一酝酿,一股温润的圣水顺着妈妈的阴道飞溅而出,精准的射到了我的咀里.

  潺潺的流水在我嘴里快速汇聚发出的独特撞击声。等到圣水在咀里积攒到一半的时候,我快速的吞下,紧接着妈妈的圣水更加汹涌的飞溅而来,妈妈甚至还有意的扭动着纤细腰肢让圣水朝着我的脸上射去,睁大了眼睛贪婪欣赏着妈妈蜜穴的我熟练的迎接着妈妈的圣水赏赐!

  现在我除了贪婪吮吸着妈妈乳汁,更加贪婪渴求着妈妈的圣水!

  我的伤势迅速复原,刚刚醒来的我对着妈妈轻柔的呼唤道「谢谢你……!!」
  我拔出手枪。枪膛里有17发子弹,过道里塞满了各种沈重的,根本看不出是什么的机械设备。我就被控制在这小小的7平方米的入口处,甚至没有窗户让我看到周围的建筑物。

  这里正对着对面的楼,那里的入口处离我直线距离大概有8米,但是放了一些东西,不能直接进入,如果我硬沖过去,在跳过障碍物的时候,就会在半空中给打下来。

  不止一个人。

  我离开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

  如何还有地面部队在狙击手的掩护下朝我突击的话……

  我突然为自己的大意有点后悔。

  昨天夜里下了一场雨,地上还有些积水。我慢慢的蹲下来,用两手持枪的姿势静静听着周围是否有脚步声。那种密集的脚步声,虽然偶尔会间断。

  在丛林里学来的东西在这里根本用不上。

  地上的水洼反射出周围的大楼,大楼的视窗都没有玻璃,黑洞洞的,有太多适合的角度了。而且,以格洛克17的射程,即使乘以二,也是打不到的。
  也许这只是一个警告,我小心翼翼的探出大衣,刚刚露出一个肩膀,马上被呼啸的子弹打穿了一个洞。应该是点50口径的军用狙击枪,没有沈重的声音,枪管前加了减少烟气和声音的消音器。所以我在水洼的反射上看不到火光,但是如果是这样,射手的位置一定离视窗很远,那么他必须採取较高的视角才能瞄准我。

  我仔细留意着每一个视窗的内部,试图找出闪动的人影,这时,水洼震动了一下,我担心已久的脚步声传来了。

  我伏在地上听,显然穿的是软底的,适合在城市特种作战的轻便鞋。脚步声很轻,这种鞋的足弓可以提起,不像野外的作战靴那么厚重。我从脚步声中判断有三个人,两个人比较轻巧,还有一个人沈重的多,难道是提着反坦克火箭?
  该死的,我把手枪插回枪套,用尽全身气力努力推着堵在台阶上的笨重的机器残骸,残骸发出沈重的声音,终於被我推出了一条小缝,来不及了。

  我找了个远离靠近来者的墙的机器的角度紧紧的把身子蜷成一团,反坦克火箭推进的簌簌声划破空气,只听一声巨响,我的眼前烟雾迷漫,到处是砖头和碎片劈劈啪啪的掉落的声音,一股热浪袭来,冲击波扯烂了我的裤子还有大衣,小腿被什么的碎片给紮到了。我强忍住呼吸,在刺鼻的烟尘味中努力等待着。
  脚步声不用伏在地上也能听见了,但是很杂乱,不知道是两个还是三个。我从隐藏的地方沖了出来,墙被打了个大洞,露出了里面的钢筋,我清楚的看见两个端着去掉护木的MP5SD3的男子,猫着腰,朝我们的方向沖来。直线距离不到50米。

  妈妈抱着我利用超能力把他们逐一吸食后,逃到度假别墅避难确定安全后。正式开始婚姻生活

  此时妈妈发觉了我的异样,妈妈白皙的芊芊玉手伸到我的裆部,对着我裆下撑起的大帐棚轻柔一弹,自言自语的轻柔说道「儿子果然是长大了呢……!」话音刚落,芊芊玉手隔着裤子一把握着我那红肿的阳具,眉目间闪过一丝惊喜「没想到儿子的下面都这么大了啊……!」

  「嗯……!」

  沈浸在极致高潮中的妈妈,白皙的芊芊玉手快速的弯成爪状,指尖渐渐地长出粉嫩指甲,对着男人的胸口残忍的抓扯着,放浪的呻吟着!「快……!嗯……!妈妈要吸精了!」

  我跪地脚尖撑地,妈妈擘开双腿慢慢坐在我腿上 .妈妈双手圈住我的腰部,双腿紧挟缠着我的屁股,活像一条大蛇纠缠着我,我的手隔着婚纱将抓住妈妈的乳房,妈妈紧紧的搂抱我,我们母子俩身体的连接处有很响亮的阳具摩擦圣水而发出的哗哗的声音,这就像是响起阳具快速抽插的乐章,我越插越使劲,湿亮光滑的阳具将那被摧残蹂躏的肉唇撑得紧紧的。

  过了许久,我精疲力尽地躺着,腿湿淋淋的,不想跟任何人讲话。完事后妈妈抱着我的头伏在她的胸前让的仔细听到她的娇喘与心跳 .我与妈妈已经越过了这道门坎,这是一种最大限度的快乐,我已经完全知足了。如果我还有力气的话,一定会喜极而泣的。我敬慕使我美梦成真的妈妈。我沈沈地睡了过去。

  就在我们起床时有改造人出现把我捉住,妈妈因为中毒气不能使用超能力也不能吸食精气,只好坐在床上,披散着头发,她刚刚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她脸色苍白,美丽的眼睛挣得大大的,她光着上身尖叫了起来,一对雪白的,挺立的乳房颤抖着,她手忙脚乱地扯着床单盖住下身,一边从床上跳起来,试图往卫生间跑去。妈妈的床单被人扯开,露出了白嫩的,圆滚滚的大屁股。

  妈妈尖叫着,抡起花瓶朝追逐她的队员砸来,他一躲,花瓶在墙上砸得粉碎 ,有人沖上去,给了妈妈一巴掌,妈妈被打得摔倒在地,那傢夥毫不留情地用手砸在妈妈后脑上,她顿时晕了过去,如衕待宰的羔羊一般蜷伏在地上,白得发亮的身躯就象槃子里的白切肉。

  妈妈的手脚被绑在身后,我被封箱胶纸绑了个四马攒蹄他们搬来一个大木箱,往里面放上毯子之后,就把我和妈妈往里面一塞,乒乒乓乓地钉上箱盖. 按时到来的军用直升机把我们带到了秘密基地。

  我在飞机上丝毫没有兴奋的感觉,在我身后的突击队员们为任务的完成而激动不已。

  到了基地,怎样的遭遇在等待我那性感的妈妈呢?

  我被单独囚禁,我小声地咳嗽着,我现在已经能够肯定这是我最后的几个小时了 .从显示屏看到画面中的妈妈正跨坐在一个黑人守卫的身上,她一丝不挂,被迫扭动着腰肢,哭泣着,嘴角还流淌出不愿下咽的精液。

  妈妈的手被绑在背后,脖子上弔着绳索,绳索向上绕过天花板上的钩子,被黑人守卫拽在手中,妈妈的脚则左右分开被绑在床沿上几乎呈180度,暴露出来的,体毛稀疏的蜜穴和正在里面做活塞运动的肉棒黑白分明。

  如果守卫觉得妈妈没有用力扭腰,他就拉紧绳子,妈妈被扯了上去,由於脚被绑住,脖子被勒得窒息,脸胀得通红. 守卫稍稍放松绳索,却不是完全放松,妈妈就不能完全松懈,她不得不保持挺直着腰,要不随时有窒息得可能。

  她哭泣着,但是又不敢放声痛哭,守卫威胁她说,如果她发出一点声音,就要割掉她的奶头,那紫红色的葡萄一样的大奶头. 「快呀,婊子,来呀。」守卫象赶驴一样吆喝着,用另一只手挥动皮带抽打在柔软的乳房上,乳房左右晃动着,随着身体的摇摆上下跳动,在皮带的抽击下显出玫瑰色的光泽。

  妈妈已经是大汗淋漓,脸上,乳房,腹部,背部,屁股早已被汗水涂得发出性感得光芒,头发被汗水粘在脸上,她仰着头,还有人往她的嘴里灌着呛人的甘蔗酒。

  妈妈被呛得咳嗽,可是守卫却因为她顾着咳嗽没有扭腰而又拉紧了绳子,妈妈又被hi了起来,这一次,她的眼睛紧闭,身体象离开水面的鱼一样挣紮着,抖动的乳房把汗水洒落下来,被撑开的蜜穴里有浓浓的精液顺着大腿流淌下来。
  妈妈无声地哭泣着。

  这个夜晚,当最后一个人离开的时候,妈妈几乎已经失去了知觉,她感觉两腿之间象打进了木桩一样生痛,甚至不能闭上,他们一次又一次地玩弄着她的身体,走的时候,也不解开绑在身后的绳索,如果不是害怕被军官看出来,妈妈此刻可能都已经不成人形了。

  不止一次有人想把她的嘴当成烟灰缸,甚至恐吓说把她的乳房割下来钉在木板上做成餐厅的装饰品,妈妈吓得甚至尿了出来,这只能刺激了这班生活在丛林中,每天和政府军交战的游击队员. 妈妈结结巴巴地用西班牙语求饶,换来的却只能是一次次上hi般的窒息。

  她光着身子仰面倒在床上,娇嫩的背部被绑在身后的手硌得很不舒服,她翻过身想趴下,可是下身的剧痛让她不得不釆取分开两腿,高高撅起屁股的姿势。
  一名士兵套上会发出紫外光的安全套套入阳具再轩妈妈。妈妈完美的肌肤开始龟裂、灼烧,最终化为一团火焰,灰飞烟灭 .我对着哭显示屏大叫「妈妈……」
  看守我的人关掉了电视,大踏步的向我走来,我闭上了眼睛,在心里痛苦地诅咒着。

  脚步在我身后停下,坚硬的枪管抵上了我的后脑. 「准备好了吗?顺便说一句,你妈她真他妈的棒!」枪响了……

  但是我没有中枪,我睁开一缕缕血红色的精血顺着士兵身体里飘散而出,在空中汇聚到一起逐渐变成人形是妈妈。妈妈身穿银底黑色连身衣突显人体美学的身体线条、银色胫甲、前臂、肩膀、胸部亦是银色护甲,衣着与电玩游戏Soulcalibur4角色TAKI有几分相似。一对长至下颚的大龙鬚浏海,其中两缕遮盖耳朵长至胸前高耸的乳房之上,其他的顺从的披在妈妈身后,威武同时不失成熟韵味。

  我放声的大叫着妈妈,泪水顺着脸庞滑下来,流到妈妈的脖子。我们紧紧的拥着,任由泪水肆意的流淌……怎么一回事?我们是生死伴侣只要你仍然生存,妈妈即使灰飞烟灭仍然可以复活,衕样即使你灰飞烟灭妈妈仍然生存也可以复活。
  妈妈超能力已经恢复,我们母子联手把整个敌对集团连根拔起。

  那些仿佛不敢相信,刚才只不过是一件玩具的女人,竟然有如此残忍的手段。
  看守妈妈的守卫喉咙给割断了,用的是玻璃杯的碎片,墙上没有多少血迹,妈妈用枕头压着他,所以也没有发出声音。

  他的眼睛还睁得圆圆的。

  仿佛不敢相信,刚才只不过是一件玩具的女人,竟然有如此残忍的手段。
  最后整个敌对集团我们母子弄得全军覆没,妈妈叉开双腿坐在床上,两手放在床沿上支撑着身体,肉体随着她粗重的呼吸而起伏着,看得出来她在刚刚的吸食改造人过程中体会了许多刺激以及达到了兴奋,更重要是妈妈从此成为不死系世界的女皇

             然后我酒吧搜集情报

  「嘿,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

  我对一大清早就被人叫起来很不满意,但我还是起了床。看了一眼在身边熟睡的女人,「你们到底是怎么了?」他用义大利语大声的抱怨着,「如果我发现只不过是一点小事的话,我就踢掉你们的下身。」

  很快,他的语气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见鬼,怎么回事?」

  不锈钢的推台上,放着一具女性的屍体,屍体的头部是致命伤所在。屍体的腹部还有烧灼的伤痕,伤痕形成了一个拉丁文的单词报复。

  「R。E。M。U。N。E。R。O。R!」

  「真见鬼,这是什么东西?」

  「这、这是萝拉的屍体. 」一个手下大着胆子回答道。

  「废话。」我转身大声咆哮着,「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在附近的车上发现的。看来萝拉被他们发现了。不过这些人的手段可真可怕,不知道萝拉说了没有?」一个手下查看了萝拉屍体上的伤痕,有些害怕的对我说道,「乾脆把他们一网打尽吧。」

  「闭嘴。」我抽着鼻子,今天早上就有些发涩,尤其是情绪波动的时候,我仔细的打量着萝拉已经冰冷的屍体. 就在前几天的晚上,这具屍体还是温暖的,在他的身体下扭动着。那美妙的感觉还在他的脑海里荡漾着。

  「这是什么声音?」

  「是手錶吧。」

  酒吧里很安静,所有的人都沈寂了下来。几乎难以捉摸的细微的滴答声传来。每个人都检查了自己的手錶,然后都摇了摇头. 「是……是这里. 」一个人突然指着推台上的屍体大声说道,「是萝拉的身体在响。」

  我大吃一惊,猛地翻过萝拉的屍体,屍体的背上有一条长长的,被小心的缝合过的伤疤,显然是没过多久,用的还是粗糙的线。

  「快走……」

  巨大的爆炸声和热浪席卷而来宽大的酒吧也没有足够的空隙让烟雾和冲击力散逸,於是天花板上被炸了一个大洞,烟雾从这里慢慢的飘散了出来。

  几乎整条街都听见了,人们纷纷走出家里,走到街上,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混在人群中,听着一个老头断言是煤气管道发生爆炸,转身朝着停在街对面的一辆黑色的菲亚特小汽车走去。

  车上,的男人有着优雅的英国口音和结实、充满力量的男性躯体,却没有绅士该有的翩翩风度正步向我。他自我介绍我叫凯文是吸精鬼猎人的贵族。你叫胡安,我与你妻子安吉拉奇奥谈一宗交易;她帮我凯文成为吸精鬼猎人的皇帝。
  奇奥夫人现在安全你看这段影片妈妈被送到俱乐部,在那里,即使是最低级的成员也能肆意玩弄妈妈的身体;妈妈也许已经成了一只被人骑了无数次的母兽,哈哈哈,我听说,那里多的是年轻漂亮的混血儿。「

  「你觉得你能杀了S级改造人吗?」

  我摇摇头. 「你觉得你能杀了我吗?」

  我低头不语. 「很好,知道和对手的差别才能真正的战胜对手。你知道吗?」我恺撒曾经是S级改造人中最有实力的,是安吉拉奇奥亲手栽培的我。「恺撒慢慢的告诉了他与妈妈的那些故事。

  我吃惊的看着恺撒,我从来没有想到过. 恺撒会告诉我这个秘密,这个秘密。
  「我就象一样深藏着不可告人的痛苦,为了某种目的而加入吸精鬼猎人,杀戮和权利才是我所向往的。他想爬上吸精鬼猎人统治者宝座。」

  「我在开罗策划了一次叛乱,煽动了非洲分部的一部分高级成员,企图想刺杀奇奥夫人。幸运的是,最强的」S12「因为不同的原因,都在开罗,政变才没有得逞,但奇奥夫人的付出也是惨重的,丧失了包括欧洲和非洲分部负责人在内的7个S级成员. 叛乱的一方则全灭,张魁引爆了炸弹,我们当时以为他自杀了,可是……」

  恺撒不停的说着,我的背上全是冷汗,「如今的我不再只是一个王牌佣兵那么简单。」

  仅仅杀了我已经毫无用处了,马上有人会取代他的位置,你可以消灭他的肉体,但是无法抹去他的影响。,我对你们夫妻的行动风格瞭若指掌,而且,我也培养了自己的「S」级来和你们抗衡。「

  「也就是说,我们吸精鬼猎人更在意的是,把安吉拉奇奥这棵大树连根拔起?」
  不过我希望化敌为友我们各自统治自己的世界。所以我一直在等待象你这样的年轻一代成长起来,你们身上,有我们渴望甚至妒忌的东西。「

  现在是我给你胡安的试炼就是用徒手格斗技救出你的妻子安吉拉奇奥,我会接载你到俱乐部,其他的靠你了。

  不同於一般的任务今次是从正门与对手正面交手,拉开正门数十个S级改造人早已磨拳擦掌经过一轮激战,我终於在最大的房间找到妈妈。

  妈妈身上只有俗称BODYTAPEPROJECT的纹身而且每天转换款式及一双银色的短靴、黑色的涩布,一对长至下颚的大龙鬚浏海,其中两缕遮盖耳朵长至胸前高耸的乳房之上,其他的顺从的披在妈妈身后站在我面前 .
  与3年前不同的是妈妈吸食了大量的吸精鬼猎人我吓呆了!妈妈当年你不是被发出紫外光的安全套肌肤龟裂、灼烧,最终化为一团火焰,灰飞烟灭吗?妈妈脸露笑容的看着我,你终於通过试炼,凯文凯为妈妈注射了抗体不用再怕紫外光了。

  我边走边扯开自己的衣服。露出了强壮的上身。

  我用肌肉发达的手臂拉着妈妈的手,把妈妈拉进自己的怀抱中,两人的下身紧紧相靠着,上身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四条胳膊放在空中,跟随着音乐舞动着。
  我用低沈的,充满了男性魅力的声音跟随着唱片里的歌曲放声唱着,一边把手从妈妈的裤子里探了进去,妈妈用手勾着我的脖子。两人剧烈的摇摆着。
   y asi quedate(所以留下来)
   si esta vez(如果这个时候)
   no des la vuelta y dignas no(不要转身,值得)
   no tengo el aire(我没有空气)
   que respira mi voz(呼吸着我的声音)
   quedate a abrazanme(留下来抱抱我)
   no te vayas or favor(请不要离开)
   si tu te vas(如果你去)
   todo se va mi ilusion(一切都是我的幻想)   y con ella mi razon(并与我的理由)
   proque si tu te vas es mi vida(因为如果你离开,这是我的生活)
   la que se va(要去的那个)
   por eso no te vayas amor(你为什么不去爱)   quedate un momento(停一下)
   y congelemos el timepo entre tu y yo”(并冻结你和我之间的时间)

  之后就又要为妈妈提供精华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