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祭天】(01)【作者:老师】
【祭天】(01)【作者:老师】
字数:412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一阵鸡鸣,新的一天开始了。

  「高成!你看看挂历,还有十天就到腊月了,你还没弄来个年猪,你这是想气死你娘吗?」正说话的是高成七十岁的老母亲。

  听到屋里有吵闹声,高成三十岁的媳妇张秀琴停下了院子里的杂活走了进来,「娘,高成他也很努力了,前天他去县城一整天,就是为了觅个合适的年猪,回来的时候已经半夜了,您就别操心了,老天亏待不了咱家的!」

  「你别老是天天向着他,真是个败家玩意,你看看刘头家的大儿子给家里带回来一个南京的大学生,又水嫩又有学历!我不指望你给咱家弄回来个大学生,也不用太漂亮的,但是至少得有吧!一个半月之后全村都有祭品就咱家干看着,这不是丢祖上的人嘛!」高母越说越生气,一屁股坐在了藤椅上,懂事的秀琴赶紧砌了一杯清茶端了过去。

  「妈,这东西不能怪我啊,您看看崔家和二崔家合起火来整这个,咱家就我一个老爷们,往哪给您整个大姑娘宰啊!」

  「行了你!咱妈还不是为了你以后能在咱村里抬得起头才这么着急,你也真是的,人家一年前就开始准备了,你等还剩俩月的时候才想,找不到也是正常,赶紧洗漱去县里转悠转悠吧,回家有炖肉去啊!」秀琴一边安慰着老母亲一边催着高成赶紧接着去觅一个合适的女孩回来。

  话说这叫高成的,今年四十二岁,出生在这贫穷的三界村,一辈子以种植农作物为生,没什么本事,县城是他去过的最远的地方。五年前通过媒婆撺掇认识了村东张家的二女儿张秀琴,两人一见如故,很快定下了婚事,不久便有了个全村近三年来唯一一个男娃,取名高高博。

  而高母念念不忘的十年大祭算是这个村里流传已久的祭祀活动,每一家将会在过年当天宰杀一个村外的女人作为贡品,等仪式结束,每家再取回那可怜的女孩肉体做成各种美味佳肴当做年夜饭。但相对于祭拜祖先,村民们更关心的则是一条村规:哪一家的年猪最嫩,最漂亮,那么下一个十年里那一家的当家的将会成为新一任村长!这也是为什么每当十年大祭之时大家都像疯了一样用尽各种办法,只为了弄来一个更有竞争力的女孩屠宰。

  话又说回到高成,一大早被轰出来的滋味也不尽舒服,自己一个人坐在村头的三界碑旁抽着闷烟,脑海里却回想起里五年期那一场风光的婚礼。由于高成和张秀琴是奉子成婚,举办婚宴的时候已经被告知这胎是个男孩,所以几乎全村的人都来凑个热闹,那真是盛况空前啊!娘把珍藏了一年半的一个长相完美的小白领宰了炖了好几大锅香喷喷的嫩肉宴请宾客,那时候简直是风光至极,可现在~唉!

  高成边想着边抽烟,不一会便愁了五六根,当他打算继续抽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火柴早已用光,他深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到「真是一事不顺,事事不顺啊!」
  「叔叔,您能帮我给我和三界村碑照一张相嘛,麻烦您了~ 」正当高成坐在地上放空自己的时候,一阵悦耳甜腻的女人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他立刻机灵的抬起了头,眼前的画面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干净白嫩的极品少女微笑着弯腰注视着他,高成揉了揉眼睛以确保并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女孩被这可爱的中年男子的动作逗得咯咯笑,完全没有意识到绝命的危险已经来临。
  女孩二十一二的样子,齐胸的褐色长发随风飘着,鹅蛋型的脸颊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有一种能吸走所有男人心思的奇特能力,高挺的鼻子不大也不小,按在这张脸上绝配,丰满红润的嘴唇性感中又带有一丝调皮,在雪白的脸蛋上显得极为突出!女孩倾城的容颜似乎看得高成一时醉了,惹得他不禁从头到脚的打量了起来,粉嫩的小香脖被厚厚的防风围脖紧紧缠着,女孩那洁白如玉的诱人酮体被三层衣服裹得严严实实,但并不影响别人能看出她是一个身材苗条但不失丰满三维的青春女子。

  「别看啦大叔,」女孩被高成毫无礼貌的窥视弄得小脸一阵嫣红,温柔的提醒到「您可不可以帮我拍张照片呢?」

  此时的高成才缓过神来,不住的点头表示乐意效劳,女孩在石碑前摆了好几种姿势,但每一种都有杂志封面一样的美感,让举着相机的高成不尽已经开始想象她被自己扒光衣服宰杀吃肉的情景,他心想,这么好的嫩妞打死也不能让她跑了,得想个办法骗她回家才行!

  「好啦,谢谢您啦!石碑村真美呀!」女孩嘻嘻的说道。

  「你是哪里人啊?」高成绞尽脑汁套近乎到。

  「啊我是重庆哒,来这旅游大家都说石碑村环境超好,这次算是亲眼所见喽!」
  「对了~ 」高成用他那不太灵光的脑袋极力想出了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理由到「我们石碑村有一个习俗,那就是当外地人和你说了话,你就要请他去家里做客的~ 所以,如果你方便的话?」其实高成心理也有些矛盾,一来这么漂亮的女孩宰掉祭天有些可惜,二来这近在咫尺的绝美猎物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想了一会还是决定让这位老天送来的小美女命止于此吧!

  「哦原来石碑村的人都这么热情呀,好呀,我是明天的火车,这周围似乎也没有个旅店之类的,如果可以的话,您能不能让我在您家借宿一宿啊?」

  高成心想,亏了她没找到前面鲁家的客栈,要不今年的赢家绝对就是他家了!想到此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绝对善意的请求~

  进村的路上,高成知道了这女孩名叫刘天舒,今年二十二岁,四川大学高材生,今年趁着年前从家中跑出来游山玩水。妈妈们都是机关干部,家里过着小康的日子。

  高成特意选择了一条人少的路以防女孩在到家之前被吓走,很快的俩人便走到了这个温馨的小房子,这时高成五岁的儿子也起床了,在前院里疯闹着,见到爸爸回来了便迎了过去,正在晒衣服的秀琴也停下了手边的活,但一看见这后面跟着一个美丽的女孩便明白了,对着屋里喊道「娘,高成回来了!带着客人回来的!」

  「爸爸,这是谁啊?」

  「叫姐姐儿子!以后姐姐就是咱家的一员啦!」高成兴高采烈的说道,顺便将大门反锁了起来。

  丝毫没有听出什么异样的刘天舒蹲了下来和小孩打招呼「嗨,你叫什么名字呀,多大啦?」

  「我叫高博,今年五岁,姐姐你好漂亮好嫩啊,我都快等不急要过年了!」童言无忌的高博抓住了刘天舒那娇嫩的小玉手喜爱的搓揉着,弄得女孩一时间有点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大家都在说些什么?

  这时高母也迎了出来,看到高成带回来了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孩便欣喜的说「哎呀呀,多水灵的女孩子啊,真是老天眷顾咱家,祭品终于有着落喽!」
  「叔叔,祭~ 祭品?什么祭品啊?还有过年是什么意思啊?」终于有些醒悟的刘天舒开始有些害怕,她听说过在许多偏远的山区有拿女人肉做祭品祭天祭祖的报道,所以当她听到祭品时心里咯噔一下,身体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姑娘别害怕,我们不是坏人,来,有事进屋说,高博,帮妈妈晾衣服去!」
  「好吧,谢谢大家这么热情哈!」

  一家人围绕着刘天舒坐定,高母不停的打量着女孩,眼睛已经高兴得眯成了一条缝。女孩介绍过自己后便说「我买了明天的火车票,今天晚上高大哥就让我住在这,当然我不会白住的,给您五百块钱如何啊?」女孩单纯的以为大家刚刚都是在开玩笑,还幻想着明天的行程。

  「哦?难道高成没有跟你说吗?」高母好奇的问到,「哦哦也是,村里这么多人如狼似虎,回家之前把你吓跑了可不好。」

  「为什么要吓唬我啊?」女孩不解的问到。

  「叫你天舒可以吧,我们村的习俗是每隔十年有一次全村的大祭天活动,所有村民都要参加,以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你放心,离祭典还有不到两个月时间,我们会把你当成亲人的,不会亏待你的!」

  听到自己的担心成为了现实,女孩竟一时呆住了,强烈的恐惧感占领了她所有的肌肤,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盯着正在慈祥的笑着的三人。

  「那~ 那么,祭祀后,我~ 还能走吗?」女孩颤抖着问了一个连她自己都不信的问题。

  「对不起啊姑娘,我们的祭品如果是活着的话祖先是接收不到啊,姑娘你是个好人,我们也不会太过难为你,那你就当帮我们全家一个忙了好不好?」
  「我~ 我会死的啊!」女孩依旧不太相信自己的命运。

  「放心吧,我们不会浪费你这一身的嫩肉的,宰杀结束之后我们会把你的身体精心做成各种美食!」

  「怎么会这样~ 我不想被杀死啊~ 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好吗?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求求你们~ 」终于女孩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秀琴怜爱的走了过来拿起纸巾在女孩细皮嫩肉的脸蛋上擦拭着。

  旁边的高母却不以为然的说「每个年猪来的时候都这样,没事,过两天就好了!」

  「秀琴,带着姑娘先到我屋平复一下心情吧,顺便给她讲讲她需要知道的宰杀流程什么的!」说完高媳妇便搀扶着全身瘫软无力的天舒走进了卧室~

  当秀琴和天舒进屋后,高母一改往日严厉的形象,笑眯眯的凑到高成身边说道「这头年猪还挺高级的,我看长相完全不输赵家的那个高中生,让他们天天跟咱家嘚瑟,等把她驯好了带出去给咱家长长脸!」

  「知道了,唉,这小姑娘真漂亮,一会拔了衣服看看肉质如何!」

  另一边秀琴正在安抚着惊吓过度的刘天舒,「天舒啊,你要清楚,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习俗,拿女人做贡品也是我们传承百年的习俗,虽然的确有些残酷,但是宰杀一头年猪和宰杀一头真正的猪那感觉可完全不一样啊!你有什么想闹的想骂的都说出来吧,只要不把房子点了怎么都行!」

  「我~ 我不是~ 我不是要闹,我~ 我就是不明白,活得好好的,怎~ 怎么就
要被杀掉了~ 」女孩已经哽咽到几乎说不出话来,秀琴温柔的抱着天舒,不停的揉着女孩的后背。

  「入乡~ 随俗我知道,呜~ 可是这习俗对我的~ 代价太~ 太大了~ 」
  「再次感谢姑娘,把你当祭品一定会得到老天的眷顾的,来年一定会有好收成!」

  「那么~ 我无论如何都要被~ 被宰掉嘛?」

  「是的,面对现实吧姑娘,幸好咱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去准备,你要是再晚过来一个月的话估计给你适应的时间会非常短的!」

  「呜呜呜~ 」女孩已经不再说什么了,自顾自的哭着。

  又过了一会,不知道是女孩哭累了还是太疲劳,蜷缩在高成床上的女孩幽幽睡了。

  秀琴擦了擦汗,将女孩厚实的外套小心翼翼的脱了下来,然后将自己的被子盖在女孩身上便从卧室出来了。

  「那孩子睡下了,我回来给她缝件衣服,这天这么冷把她冻感冒了再传染上咱……」秀琴说到。

  「辛苦了,我去看看她吧,顺便给她开个光哈哈!」

  「哼就你那小心思我再不知道,不过我得提醒你一点啊,不许给人家弄怀孕了,吃自己孩子可是祖训里很严重的!」

  「放心吧!」一边说着高成便迫不及待的走进了卧室~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